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研究环境心理学对园林设计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01-08 15:50

1环境心理学与园林设计结合的必要性


园林是研究如何合理运用自然因素、社会因素来创建优美、生态平衡的人类生活境域的学科。追其根本园林就是为人服务的。因此,园林设计首要问题是解决人和环境的关系问题,从人的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创造安全、舒适、宜人和富有美感的环境。若不了解人在不同环境下的心理和行为特征与规律,就不能科学而又艺术地把握园林设计中各要素的关系,也就不能创造出符合人需要的空间环境。


环境心理学是研究环境与人的行为之间相互关系的学科,着重从心理学和行为角度,探讨人与环境的最优化。在人与环境之间坚持“以人为本”,从人的心理特征来考虑研究问题,从而对人与环境的关系、现代园林空间设计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2环境心理学在园林设计中的应用


依据环境心理学的基本理论,了解人在园林景观环境中行为和心理规律,探索园林空间设计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从根本上体现“以人为本”的设计指导思想。


2.1个人空间


每个人都被一个看不见的个人空间气泡所包围。个人空间像一个围绕着人体的看不见的气泡,腰以上部分为圆柱形,自腰以下逐渐变细,呈圆锥形。这一气泡跟随着人体的移动而移动,依据个人所意识到的不同情境而胀缩,是个人心理上所需要的最小空间范围,他人对这一空间的侵犯与干扰会引起个人的焦虑和不安。


个人空间主要用于公共场所中园椅的设计。在景观空间中为了保持个人空间,人们喜欢坐在角部或边界明显处,因此凸出或凹进的角部,如L形长凳,L形花池,特别吸引人就座休憩或面对谈话。同时,能移动的座椅可成组灵活布置,有利于群体交往,特别受到使用者的偏爱。


2.2人际距离


相互交往中人际间所保持的距离可为四种:密切距离(0~0.45m)、个人距离(0.45~1.2m)、社会距离(1.2~3.6m)和公共距离(3.6~8m或更远)。不同种类的人际距离具有不同的感官反应和行为特征,反映出人在交往时的不同心理需要。


园林空间是公共场所,交流活动多发生在不相识的人们之间,空间环境设计既要保证交流的进行,又不要过多侵害个体空间需求,以免因拥挤而产生焦虑。因此,人际距离可作为园林小品布置的依据。景观环境的休息区设计,要保证每人占有R>60cm空间范围是很重要的。用于交谈的设施应符合个人距离远距离至社交距离近距离的要求;而公共距离则可作为“冷静旁观”的最小间隔一尤其是老人和妇女偏爱从这一距离旁观他人的活动12。人际距离研究还表明,人景观空间中交往时具有多种需要,因此座椅的尺度和布置必须是多种的。


2.3领域性


领域性空间是个人或群体的不动领地。在园林空间中,某些地点会反复地被一定的人群所占有,可能会被人们默认为领域性空间。当外人侵入时,人们会产生防御反应。


领域性的形成有助于促成活动人群的群体性,园林设计不妨加以利用,为多种人群设计各自的使用空间。设计关键在于明确边界和地域差别,空间界线能够提醒使用者,使他们明白自己所占领域的范围,以保证该区域内进行性质相同的活动,减少不必要的干扰。


2.4私密性


人对私密空间的选择可以表现为一个人独处,希望按照自己的愿望支配环境,或几个人亲密相处不愿受他人干扰。园林空间是公共的,但还经常容纳私密性的活动。园林空间的休息区域往往在适宜的情况下被用作密切交谈。从人的这种需要出发,园林空间应当提供保证私密性的区域在这里人可以集中精力,不受干扰。这种空间分隔的手段未必采用封闭式,也可采取半封闭式和开敞式。半封闭式的优点是与外界有视线交流,而空间形式仍较封闭,不致有人贸然闯入,有较强的限定感。开敞式视线通透,限定感不强,可以利用高差或地面材料划分来限定空间,但至少有一面(最好是背后)作封闭处理,使人不致过分分散精力。


2.5安全感


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安全需要是仅次于生理需要的基本自然性需要。人在潜意识里往往倾向于隐蔽自己而面向公众,使自己处于更加安全的地位。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没有护栏的园桥或平台上,尽管面积足够大,但我们往往还是觉得不安全。同样,在过于高大空旷的空间里我们也会产生恐惧感因此我们宁可选择小一些的空间以求安全。


研究表明,园林空间中背后有依托的地方更受休憩人群的欢迎。但空间中停留的人群并不是平均分布的,往往在墙边、拐弯处、亭廊、树木等地方滞留的人较多,体现了人对安全和依靠感的需求。因此,可以在这样的地方多布置些座椅。


2.6看与被看


人看人,是人与人之间主动或间接的接触,它的作用对象没有范围限制,可以是熟悉的人,也可以是陌生的人。通常情况下,人喜欢看别人活动。当你看别人时,有相当部分的被看者也在看你。有的人也有被他人看的兴趣。这是个人自尊心外化的表现,通过在别人面前的“表演”获得对自我价值认可的满足。无论是作为观者还是作为被观者都会获得各自的满足。喜欢看人的人一般会选择背后有屏障、视前方人的活动比较频繁的座椅就座;而喜欢被看的人一般选择在场地中心活动。


园林设计应该有目的的设计一些能够满足看与被看的场所。下沉广场是个典型空间,它下沉空间可以进行活动,满足“被看”心理,广场的台阶和四周的座椅可以满足“看”心理。


2.7抄近道行为


人走捷径的愿望是非常执著的。若起点与终点之间没有足够的障碍,行人就极有可能抄近路。园林设计不注重人的这种行为,一旦情况发生,对园林景观的破坏很严重。因而园林设计要注重引导人流:广场硬地可以以绿化作为划分引导人行线路;草地可以有意地铺筑几条构图优美又切合实际需求的小路。


2.8趋光行为


景观环境中,夜晚人们总是喜欢在有光的空间里活动或休憩。因此应该注重活动场地和交流场所灯光的布置和选择。活动广场可以选择光强度较大的射灯和庭院等配合使用;在一些静态活动的小空间,适宜选择光强度适中的庭院灯。


3环境心理学对园林设计研究的影响


环境心理学应用到园林设计中,激发了园林设计新的研究方向,促进园林设计对人的关怀,实现设计环境的最优化,为很多细节设计提供了设计理论及依据。研究成果可直接运用到园林设计中,产生行之有效的影响。目前,以环境心理学为基础的园林设计研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3.1景观环境和行为关系研究


景观环境对使用者行为有一定的诱发性。根据刺激行为曲线,若园林景观没有足够的刺激,就不能调动使用者的积极性;若刺激过度则使用者不能集中精力。只有最佳的刺激环境才最能吸引使用者的使用。


园林景观设计要逐步探索多大的景观环境复杂程度能够最大限度的调动使用者积极性,使其得到最大的利用。城市开放绿地的夜景设计就很能刺激使用者对绿地的使用。关于这部分的研究,目前还没有上升到量化程度,仅是在案例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分析、归纳、总结。


3.2景观环境认知研究


当园林不同空间类型作为某种环境类型被人们感知之后,就会以环境意象的形式留在人们的脑海中并形成回忆14。园林景观认知着重研究使用者解读和感知园林环境的规律和探索、了解所处园林物质环境的模式,归纳使用者对园林实质环境如景观空间形式、园林的入口、标志性园林建筑或小品等景物以及景点、重要活动场所的意象和意义、具体空间环境中的认知地图和探路等的环境感知规律,强调环境特征的易识别性。这将会使设计者在进行园林环境易识别性设计、入口位置安排和园路组织、标志性和导向性小品设施安排等多方面得以裨益。同时,也将会为使用者便捷地使用园林设施,欣赏园林景观,増强使用者对园林环境的控制感等提供切实的保障。


3.3景观环境利用研究


主要探索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性别的人群对景观环境的使用情况。现在的园林设计师一般都是根据个人经验和主观判断来为不同人群设计使用空间,这样设计的景观环境的适宜性是不确定的。因此,针对不同人群的活动需求和心理进行研究,找到共性的需求和行为模式,为今后不同使用人群设计最适宜场地奠定基础。这方面研究最早是在儿童活动区景观设计方面进行的。随着我国步入老年社会,现在对老年人的心理、活动情况及园林景观利用的探索比较多,但对其他人群的园林景观利用情况研究有待加强。


3.4景观环境评价研究


一般进行的是景观偏好评价研究,基于环境认知理论,以园林景观形式为主要评价对象,探讨个人或团体对环境状态喜欢或不喜欢的程度。景观偏好评价目的在于得知人们对园林景观产生知觉的现象结果,以此评定园林景观的优劣。景观偏好评价概念提出较早,使用的评价方法也是多种,而且还在不断改进中,但由于影响景观偏好的因素较为复杂,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位置、不同观赏者及不同个人认知,均可能改变个人对景观的最后评价,至今尚未形成公认的较全面且系统的评价体系。


3.5环境中人的行为和感觉研究


这方面研究近几年做得比较多,涉及园林景观的类型也是多种多样,广场最多。一般进行使用满意度评价,强调应用性,以分析和解决问题为主,是园林环境一行为研究重要的组成部分。园林使用满意度评价应用使用后评价(POE)方法,以园林内的游戏场、健身休憩场所、园林建筑及休憩座椅等各种功能性设施为评价对象,以园林使用者使用感受为评价标准,通过观察与问卷调查了解使用者的使用行为现象,分析和统计使用者主观意见和使用行为模式,以求发现园林环境在使用功能上存在的问题151。此方法适用于小型景观环境研究,对大规模环境只能分块进行,在同一时间内有效地对大规模景观环境用后评价还存在着一定困难。


4结语


现代园林景观设计应该积极的探索环境心理学在园林设计中的应用,从而设计出兼顾公共性与私密性,安全、实用、宜人的景观环境,以满足使用者的多种需求,真正地体现以人文本的设计理念。


作者:徐岩岩1牛海珍2(1.天津城市建设学院,天津300384;2.黑龙江工程学院)

上一篇:分析行为心理学在园林设计应用中存在的问题

下一篇:城市园林设计实现规范化应遵循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