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从库克“出柜”谈对大学生性伦理道德的正确导向

发布时间:2016-10-31 15:02

  20141030日,美国苹果公司现任CEO蒂姆·库克宣布出柜,使得同性恋以及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更加受到世界的关注。本文从对同性恋问题的传统认识和分析入手,指出同性恋不仅仅是性取向、个人和人权问题,也是性行为、社会和伦理问题,并进一步探析了库克出柜带来的思考和隐忧。指出在当前社会,在认可和尊重同性恋的前提下,仍然要加强对大学生性伦理道德的正确导向问题,引导大学生树立健康的道德标准,养成正确的生活方式,树立安全意识,遵守性伦理道德的底线。

 

  20141030日,美国苹果公司现任CEO蒂姆·库克在《商业周刊》网站发表文章,正式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一时间舆论哗然,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库克出柜在美国社会赢得了一片赞誉。然而,在俄罗斯,竖立在圣彼得堡一所大学技术园内的为了纪念美国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纪念碑却因库克出柜被拆除。此举是为了促进俄罗斯传统价值观,并严格遵守禁止在青少年当中宣传同性恋的法律。在我国,虽没有明确的法律来禁止同性恋,但是也没有将同性恋合法化。因此,在大学生这个特殊的团体中,应该引导大学生对我国传统价值观的继承,应该坚持对他们进行性伦理道德的正确导向教育。

 

  一、从库克出柜谈对同性恋的认识

 

  ()同性恋是性取向问题,也是性行为问题

 

  “性取向,亦称性倾向、性指向、性位向,简称性向,来自英文“sexual orientation”,是指一个人在情感、浪漫、与性上对男性及女性有何种型态的耐久吸引。”[1]同性恋是偏离社会主流文化价值观念的一种亚文化现象。同性恋的性取向不同于普通人的异性吸引,他们是同性吸引,从而形成女同性恋、男同性恋亦或双性恋。在世界范围内,更多的人之所以愿意接受同性恋,是本着尊重同性恋者的性别取向,尊重他们选择同性伴侣和爱的权利。

 

  虽然,从表面上看,同性恋者们仅限于性别取向不同于正常人,只是一般的性取向问题。然而,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同性恋为了表达爱意和满足需要背后的性行为及导致的结果问题。其中,最不容忽视的就是同性性行为,特别是男男性行为导致的艾滋病问题。2014121日,正值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可知,我国自1985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人以来,截至201410月底,现存活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已达49.7万例,其中感染者大约占60%左右,因艾滋病死亡人数达15.4万例。目前,我国青年学生已经成为了感染艾滋病的高发人群,最小的感染者只有14岁。其中,男男性行为人群的染病趋势呈快速上升态势。所以,我们在接受和认可同性恋的性取向问题的同时,必须要正视同性性行为带来的艾滋病比例上升的严重后果,及对青少年的影响问题。

 

  ()同性恋是个人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从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看,同性恋经历了从中世纪时期的禁止和严惩,到人们开始普遍接受,进而发展到全球大约十几个国家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并给予法律保障。不得不说,这是社会的极大进步,也是人们思想的极大进步,更是社会文明的极大进步。很多人认可接受同性恋,那是因为人们认为同性恋属于个人问题,它是人性的一种自然流露,是对爱情的天然渴望。人们普遍认为由于各位大思想家学者的卓越思想的影响,一种对同性恋的全新观点迅速在公众中传播开来。他们认为同性恋仅仅是个人恋爱的一种选择方式,同性恋者只不过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恋爱对象和生活方式而已,这既不会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又不会对社会的发展带来危害。

 

  但是,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任何人不可能独立于社会而单独存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同性性行为后果的加重,同性恋问题终将会成为社会问题。首先,从社会问题的概念来看,社会问题是影响社会成员健康生活,妨碍社会协调发展,引起社会大众普遍关注的一种社会失调现象。”[2]根据张北川教授的保守估计,目前我国15岁至60岁之间的同性恋人数大约为3000万。而某先生则推测我国同性恋的人数已经达到3600万到4800万。从目前社会发展的形势来看,随着同性恋逐渐被人们认可和接受,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者们开始以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公开表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公开支持和呼吁同性恋者的权益。比如2014118日,香港8900人发起同志游行,呼吁保障同志权益,改变政府立法歧视。20148月,在美国举行了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视频对他们给予了祝福。然而,在同性恋得到的认可并接受的同时,同性恋引起的艾滋病数量的极具攀升问题,艾滋病年龄低龄化和校园化问题,同性恋吸毒问题、同性恋的不洁性行为问题、同性恋家庭和婚姻伦理问题,同性恋对后代的抚育等问题都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也给社会带来了在不久的未来不得不认真对待和解决的问题。因此,可以说,同性恋问题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如果我们没有一定的前瞻预防意识,有朝一日,同性恋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势必会影响和阻碍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同性恋是人权问题,也是伦理问题

 

  2001年,中国精神病学会颁布《中国精神病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宣布不再把同性恋统划为病态。在中国,由官方宣布承认同性恋为非病态,这对于同性恋者来说是历史性的飞跃。于是,随着社会宽容度和社会认可度的提高,同性恋者及其支持者们关于同性恋各种权利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他们呼吁要享有和普通人一样的人格尊严,享有平等权、隐私权及婚姻家庭权。更多的同性恋者和支持同性恋的人们都以人权为理由,呼吁同性恋合法化,呼吁同性恋的权利保障。

 

  然而,我们还是要清醒地看到,在权利呼声掩盖下的同性恋的确关乎伦理问题。马克思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的序言里说过,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3]同性恋在人类自身生产方面的缺失,影响了人类种族的繁衍。虽然同性恋者试图通过领养孩子来获得抚育孩子的权利,但是,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成长的孩子,他的思想意识、人生观、价值观都与在正常家庭环境下成长的孩子有很大不同,同性恋家长也无法承担异性恋家庭中家长的责任和作用,在这种家庭里成长的孩子势必会产生一定的心理问题,这对社会来说,又将成为一个新的问题。同时,一个同性恋家庭的背后,不仅仅是婚姻主体的双方,还关系到双方父母的家庭,关系到父母、自己、孩子三代人的问题。因此,同性恋双方也许是满足了个人的需求,获得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但是,这的确也背离和忽视了我国传统的伦理要求,有悖于我国传统的两性道德要求和基于两性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家庭伦理。

 

上一篇:和谐社会视域下传统伦理道德作用探究

下一篇:关于质性研究中“自愿”伦理道德原则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