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中国梦”也是社会主义梦

发布时间:2016-04-04 11:52

  清末著名学者梁启超将中国的历史分为三个时期:“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和“世界的中国”,这也体现了中国三种不同的身份L今天,“中国的中国”指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亚洲的中国”讲的是东方文明(东亚文明)。“世界的中国”则更加突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大国的身份。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开始丧失传统的身份,并且踏上了寻找新身份的漫漫长路。1985年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使得中国传统的“天下”观从根本上瓦解。直到1912年,中华民国一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家的成立,在将主权与民族国家等西方体系和中国传统政治结构相结合之后,中国才最终获得了“亚洲的中国”和部分“世界的中国”的新身份。到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社会主义国家。与此同时,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也将自己定义为第三世界的兄弟。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在融入区域化和全球化的进程中,不断地与亚洲和世界相融合,逐渐成为一个新兴大国,也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中国“亚洲的中国”和“世界的中国”的身份才得以真正形成?。


  中国梦的提出,表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即:“世界的中国”与“中国的世界”,这是一个关于中国在世界中的位置以及中国如何看待世界的问题。同时,当前中国进取性的外交政策和持续高涨的公众舆论,也表明中国的关注点越来越从“世界的中国”向“中国的世界”转变。


  毫无疑问,中国--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大国的双重身份越来越被世界所热议和公认。“中国的中国”和“亚洲的中国”在受到国内条件约束的同时也正逐步塑造着中国的国际行为方式。


  当然,中国身份的转变并不仅是改革开放之后所经历转型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世界身份在发生着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种新的国际秩序出现,一个新的世界身份也正在形成。西方/美国式的全球化正在让位于多样性的全球化。中国也正着手自我调整为将来做好准备,世界也应该调整自己以适应新兴大国的崛起。


  如何才能使中国四种不同身份和谐共处?中国历史学家章百家先生这样描述中国与世界的对接改变自己,影响世界”。这种逻辑已经被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所证实,也将进一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得到检验。


  那么现在这种逻辑改变了吗?中国已经到了通过改变世界从而改变自己的阶段了吗?也许我们可以给出肯定的回答。毕竟世界正处于大变革的前夕--不仅需要应对全球性的挑战,同时也要满足新兴大国的需求。但是这样一种变化远远落后于中国的变化。不过无论中国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一些国家还是会对“较新”而不是“全新”的中国感到不满。


  当然从另一种角度而言,答案又是否定的。我们不应该过分夸大或者解释中国的崛起主要得益于全球化进程这一事实。不断增长的中国实力不仅是中国可以独立运用的自主性力量,也是一种依赖于世界的结构性权力。未来“中国的世界”与“世界的中国”之间的平衡,将决定于中国与世界如何互动。中国梦的提出,就是这种互动的折射。


  -、“中国梦”的多重内涵


  中国的多重身份,折射出“中国梦”的多重内涵:


  (一)社会主义梦中国的中国中欧之间一直存在意识形态的隔阂,社会制度的误解是重要方面,这反过来折射出中国梦的社会主义内涵。欧洲本是社会主义发源地,但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存在较多误解。一些东欧国家甚至把中国视为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国家。更多的误解集中在民主、人权等基本价值观方面。欧盟在民主、人权问题上缺乏灵活性,而中国强调的是倾听“人民的心声”,是程序民主与实质民主的统一,区别于欧洲绿党和自由党所推崇的程序民主。其实,中国梦作为社会主义梦的主要表征是国内追求共同富裕、国际追求公平正义,这与欧洲梦殊途而同归,共同服务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事业。


  (二东方文明复兴梦亚洲的中国中国是古老文明中少有的未被欧洲完全殖民的,因此这也导致了中西方对于普世主义看法的对立。近年来,西方学者发现了“中国悖论”----中国没有实行西方的民主和法制,甚至还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体,为何能够实现经济三十年超常增长?这是西方学界、媒体经常纳闷的。因为按照他们的普世价值观,中国奇迹无法解释,不可持续。他们有些人于是笃信,中国经济接下来辉煌难再,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样他们才不会为“中国悖论”所纠缠。另一些人则从偶然论解释中国的超常增长----_代表性言论有补偿性增长说、中国幸运说、中国是全球化的搭车者说等等。所幸的是,少数西方精英已在修改其普世价值观--西式民主并非经济持续繁荣的必由之路,或修改其对中国的看法--中国经济仍持续繁荣并非偶然,而是中国实行了中国特色民主的结果。终于,他们认识到,西方已无法继续垄断民主和普世价值的话语权了。换言之,中国梦在复兴中华文明的同时,也宣告了所谓普世价值只是西方的话语霸权。


  ㈢发展中国家现代化梦世界的中国


  中国梦的成功实现,必然鼓励其他发展中国家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破除了西方发展模式、制度与价值为普世发展模式、制度、价值的神话,激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的社会主义信念,鼓舞世界各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选择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坚定社会主义理念的自信。


  ㈣新兴大国规代化模式梦世界的中国


  中国是最大的新兴国家。中国梦是新兴大国梦的典型体现,必将鼓舞新兴大国群体崛起势头,鼓励中国与其他新兴大国一道,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推动国际秩序朝向更公平、合理和包容的方向发展。


  二、中国梦也是社会主义梦


  “中国梦”的提出,宣告“历史终结”的终结。中国梦的实现过程,也就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从历史低谷逐步走向复兴的过程。这是由中国梦的多重意义决定的。㈠崛起之后:中国梦”的时代意义如果说,中国崛起是改革开放以来外部世界感受中国的最鲜明特征,也是过去十年国际社会最流行的政治词汇,那么,“中国梦”正在成为今日中国的新气象,并可能成为国际社会最流行的政治词汇之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了从中国崛起的他者表述向自我定位的转变。其宗旨,就是让中国百姓从国家崛起中普遍受益,让中国崛起有了精神支柱,让世界明了中国的追求。这就是“中国梦”的时代意义。


  让中国百姓从国家崛起中普遍受益,就是让中国崛起带来全体中国人的全面幸福感、成就感,而不是以牺牲中国人的健康权、发展权等为代价的崛起。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梦”也就是中国人的梦,是中国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梦。让中国崛起有了精神支柱,就是在器物、制度贡献外,追求与展示中国精神与软实力,增强中国崛起的底气,阐明中华文明复兴对于人类文明发展史的伟大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梦”也就是中华文明复兴梦。


  让世界明了中国的追求,就是从回答崛起过程中“我不是什么”、“我不做什么”,向崛起之后“我是什么'“我要什么”转化,关键是实现“中国,让世界更美好”的承诺。中国在追求实现“中国梦”的同时,也在推动其他国家的人民实现自己的梦,这些“梦”共同汇聚成“世界梦”,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梦,也就是世界梦。这是由中国梦作为社会主义梦的属性决定的,因为社会主义并非民族国家的使命,而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


  (二从特色到普遍:中国梦”的世界意义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华崛起之梦想集中于国强民富的目标,自强不息是崛起梦的主题词,赶超逻辑是实现崛起梦的主要路径。当今中国梦,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内涵,超越了民与国的层面而提升为文明关怀与人类意识,厚德载物是复兴梦的主题词,文明转型是实现复兴梦的主要路径。


  过去,我们强调特色,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定走自己道路的自信表现,另一方面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低调、务实的风格所致,本质上讲,也是基于在中国国情、党情、世情下实现十三亿中国人梦想、五千年文明复兴无先例可循、无退路可走的清醒认识。


  但是中国特色观常造错误理解,一些国家给中国特色扣上了中国例外论、中国威胁论、中国强硬论、中国责任论等帽子,挑拨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我们对此应予以正面回应。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曾精辟地分析过大国与小国的不同。他极具洞见地指出,“小国的目标是国民自由、富足、幸福地生活,而大国则命定要创造伟大和永恒,同时承担责任与痛苦。”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作为世界大国与文明古国,中国不仅要实现自身的现代化,也要帮助其他后发国家实现现代化,不仅要成为世界强国,也要让世界强国寻找到维护自身地位、生活水准尊严的非零和之路,实现包容性崛起?,彰显中国和平发展的普遍关怀与世界意义。


  这样,中国梦的世界意义有三:中国人的梦,丰富了人权的内涵,人的幸福、价值与权利从此打上了中国的鲜明印记而非西方的普世折射;中国发展模式与道路选择,丰富了大国崛起的内涵,现代化、全球化从此打上了中国的鲜明印记而非西方的话语垄断;中国的国际责任、国际贡献,丰富了国际关系内涵,国际体系、国际规范从此打上了中国的鲜明印记而非西方规范的延伸。这是中国梦作为社会主义梦在国际层面的集中体现。


  ㈢从单向接轨到双向建构中国梦的历史意义


  中国崛起,是近代大国崛起进程中唯一非宗教国家的崛起,不以西化为目标,且是非基督教国家的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唯一未被西方殖民的文明国家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唯一既要复兴古老文明,又复兴西方另类意识形态一社会主义思潮的崛起。种种中国崛起的特殊性决定了中国崛起的复杂性、艰巨性,也预示着中国崛起的历史使命。


  笔者在《海殇?一欧洲文明启示录》一书中曾指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复古”,复古解决不了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也不能应对世界挑战;更非“接轨”--西方难言先进,且自顾不暇,一些国家还希望中国创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来与中国接轨;而是复兴、包容、创新的三位一体:通过合理地复兴我们的原生文明一催生中华文明中海洋文明的种子而走向海洋,合法地包容西方文明一通过摈弃西方普世价值神话而塑造人类共同价值体系,合目的地创新人类文明一通过引领“海洋时代2.0”以实现人类文明永续发展,从根本上确立中国作为世界领导型国家的道统曰。


  这样,不能简单用“崛起”来描述中国发展之态势,因为它是大国崛起、民族复兴、文明转型的“三位一体”。这正是“中国梦”提出的历史背景。没有文明转型,大国崛起不可续,民族复兴不可济。大国崛起的逻辑是融入、参与全球化,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民族复兴的逻辑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回归道统,回归自然;文明转型的逻辑是以“中国梦”实现“世界梦”,通过实现中华文明转型而推动人类文明转型。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从单向接轨转变为双向建构。中国在变,世界也在变。没有离开世界的中国,也没有离开中国的世界。中国不断在适应世界的变化,世界也在不断适应中国的变化。我们因此提出中美致力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中国公共外交,就是要做了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的心理调适,让他们心悦诚服接纳中国。


  中国梦的时代意义、世界意义、历史意义,是“中国梦”作为社会主义梦的折射与体现。


  三、、中国梦”的社会主义内涵


  -个世纪来,美国独立战争领袖林肯总统的“民有(ofthepeople)、民治(bythepeople)、民孚(forthepeople),’理想,鼓舞了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革命先驱们去缔造独立、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半个世纪来,毛泽东同志“中国应该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的理念又激励着共产党人将社会主义梦想与中华崛起的目标结合起来。如今,十八大再次开启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闭幕不久在参观“复兴之路”图片展时明确指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现时代的中国梦。令人鼓舞的是,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接近实现这一梦想。


  那么,什么是中国梦?一言以蔽之,中国梦的三大内涵就是源于中国(ofChina)、属于中国(byChina)、为了中国(forChina)。


  (㈠)源于中国


  中华民族在历史上以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人类文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迈入救亡图存的艰难之路,对世界的贡献远不如昔。-些民族虚无主义者甚至得出除了“四大发明”中国近代的世界贡献几乎是空白的悲观结论。


  毛主席关于“中国应当对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的理念,经历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伟大实践,终于有了眉目,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现代贡献。在全球治理中,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给世界带来不可承受之重。摈弃西方政治负面遗产,为世界展示更符合国情的模式选择,为不少发展中国家所渴望。在“中国制造”外,中国的发展道路、治理模式鼓励中国提出更多“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国际公共产品,丰富世界发展模式多样性。换言之,世界需要中国梦。中国梦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中国梦的提出和实践,是中国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与制度自信的集中体现。


  (二)属于中国


  中国梦首先是属于中国的。我们不做其他国家的梦,尤其不做美国梦。“赶英超美”只是阶段性中国梦。因为,美国模式危害甚大,不可持续,绝非中国效仿对象。欧洲就担心中国会成为又一个美国,认为一个美国就够受的了。防止美国将霸权负面资产转嫁到中国头上,需要我们头脑清醒,坚持梦的自信、梦的自觉。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后,一些人笃定赶超美国就是中国梦,就很可能滑入美国梦的怪圈。这样,明确提出中国梦,也是为了防止中国做美国梦。


  属于中国的中国梦,不是孤立的,而是特色梦、亚洲梦、世界梦的三位一体:


  1.中国的特色梦:中国成为“中国的中国”,也就是传统的文明型国家,并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延续世界社会主义梦想。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中国并不输出属于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制度选择和治理模式,中国的持续成功客观上就在丰富世界的多样性。


  2.中国的亚洲梦:中国成为“亚洲的中国”,不是去恢复“朝贡体系”一一亚洲已经成为“世界的亚洲,,不可能恢复“亚洲的世界”了一而是让亚洲成为自己。因为,传统的亚洲秩序、价值由于西方的入侵而处于时空体系的错乱之中,传统垂直型体系被植入平行型西方体系理念,和谐不再,冲突不断,领土、领海主权之争就是这种错乱的表象。


  3.中国的世界梦:中国成为“世界的中国”,而非“民族国家”。长期以来,西方垄断话语霸权。中国模式正在打破这种话语霸权。当然,这首先要求中国建成现代文明国家,并在此过程中展示中华传统价值、中国模式的世界意义。


  ㈢为了中国


  中国不做美国梦,但不排斥美国梦,也不排斥欧洲梦、印度梦。怡怡相反,中国的成功鼓励其他国家去实现各自的梦想,中国需要世界梦一为了中国也是为了世界,为了世界才能更好地为了中国。中国梦与世界梦是完全融合的。中国不做脱离世界的狭隘民族梦,世界也不做排斥中国的“西方中心论”梦。


  针对中国梦的上述三重内涵,实现中国梦的方式有三:


  1.圆梦:中华民族不乏海洋文明基因,中国的海洋强国梦要推动实现源于中国的海洋文明转型之梦,中华民族更具备类似社会主义理念的“天下大同”思想,这就是我们说中国梦正在圆社会主义梦,并藉此帮助人


  类圆社会主义梦。


  2.释梦:针对世界之乱局、乱象、乱序,中国梦就要去发掘属于中国的包容梦,像历史上将佛教包容为佛学、禅宗一样包容西方的普世价值,塑造人类共同价值,实现东西方大融合、南北方大均衡。


  3.做梦:中国要勇于做亘古未有之梦。昔日,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曾激励一代代美国人。今日,“中国有一个梦想”,正激励千千万万中国仁人志士,去实现超越西方、超越中华历史成就的伟大贡献。中国不仅为自己做梦,也替世界做梦,替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做梦[4]。


  总之,中国梦是崛起后的中国交给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答卷,要解答的是现时代社会主义运动的“张载命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天地立心,就是去挖掘中华文明与中国价值的世界意义,探寻人类共同价值体系。为生民立命,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彰显中国的人权、国权。为往圣继绝学,就是实现人类永续发展,各种文明、发展模式相得益彰、美美与共。为万世开太平,就是推动建立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实现全球化时代的“天下大同”。


  社会主义是一种运动、一种制度、一种理念。鉴于其丰富的内涵与生动的实践,及其折射出的时代意义、历史意义与世界意义,“中国梦”必将复兴社会主义运动,激活社会主义制度,唤醒社会主义理念。在世界发展失衡、失范的今天,我们尤其要挖掘中国梦作为社会主义梦的内涵,为国内共同富裕与社会和谐、为人类公平正义事业做出应有的和更大的贡献。


上一篇: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

下一篇:浅谈“90后”大学生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