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子羔》:“播诸”还是“采诸”畎亩之中

发布时间:2015-10-05 15:10

  《子羔》篇简八有一段文字,马承源先生释为:“故夫舜之德其诚贤矣,播诸畎亩之中,而使君天下而称。”其中释为“播”之字,简文书作 ,马先生谓此字“即‘番’字所从的声符”,“所言‘播’是指播德,播德亦通布德。”  按:此字见于《说文解字》七篇禾部,许慎云:“禾成秀,人所收者也。从爪禾。”并谓“穗”即该字之俗体。  《汗简》卷三禾部亦收此字,谓系“‘穗’正体”。  但此句中隶定为“穗”于句义不通,难怪马先生不取。然而,释为“播”亦嫌证据不足,且与下句“使君天下而称”文义不相贯通,因为“播德”乃是君天下后之事,所谓“达则兼善天下”也。另外,李家浩先生在考释《九店楚简》时曾提到过该字,认为此字“不仅与‘秀’互训”,而且,“在古代还有‘秀’音”,李先生并举秦简《丛辰》“秀”正作此形为例。  然而,若是参照李说将该字释为“秀”,本句文义依然难明。

检索高明《古文字类编》,在木部“采”字下,有书作 从 木者,亦有三例书作 爫 下从禾者,见于陶印、盟书,  其构形与《子羔》篇此字正同,时间上也同属战国时期,可以认为此即“采”字的异构。 再检索《郭店楚墓竹简》,与之构形近似的字凡三见:《老子》乙简十五“善建者不拔”,“拔”字作两手( 爫 )合于木上之形,释者据《古文四声韵》引古《老子》“拔”之形隶定,  又有传世本《老子》可资比参,其说当无疑义。《性自命出》简二三“其入拔人之心也厚”,裘锡圭先生谓“拔”当读为“拨”,  拔,古音在并母,拨,古音在帮母,二字同属月部,郭店简整理者乃依形隶定,为借字,裘先生则明其本字。《性自命出》简六三“貌欲壮而毋拔”之“拔”,  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释为“伐”,  拔、伐,古音同在并母月部,自可相通,郭店简整理者亦系依形隶定,而李零先生则是明其本字。 玩《子羔》篇此句之意,当是舜有贤德,被人赏识,故能起于畎亩之中,君临天下,方使其地位与其品德相称。因而,将马先生释为“播”的字释为“采”或“拔”,意义并无大别,唯“拔”字作两手( 爫 )合于木上之形,而《子羔》篇此字书作 爫 下禾,差别明显,不宜混同,故笔者以为,当以释作“采”为长。“舜采诸畎亩之中”亦犹《孟子·告子下》中的一段话:“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发”字古注无说,傅说以后诸人皆被“举”于乡野草泽,则“发”之义亦同于“举”,由下而上为举,换个角度看,若从在上位者识才选才而言,则采也,搜集歌谣于民间曰采风采诗,选拔人才于乡野或即“采诸畎亩之中”。 综上所述,本句可释为:舜确实是有贤德啊,尧将他从畎亩之中选拔上来,使他君临天下,于是舜的地位与他的崇高品德才得以相称。

  

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 ),页 192 。

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1 ),页 324 上。

五代宋初郭忠恕汇编,宋李建中笺正,《汗简笺正》,清光绪十五年( 1889 年)上海广雅书局刻本,卷三禾部,页 23 。

湖北省文物考古 研究 所、北京大学中文系编,《九店楚简》(北京,中华书局, 2000 ),页 97 。

高明编,《古文字类编》(北京,中华书局, 1980 ),页 283 。

荆门市博物馆,《郭店楚墓竹简》(北京,文物出版社, 1998 ),图版:页 8 ;释文注释:页 118 、 120

同上注,图版:页 62 ;释文注释:页 180 、 182 。

同注 6 ,图版:页 66 ;释文注释:页 181 。

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载《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七辑(北京,三联书店, 1999 ),页 507 。

上一篇:谈新农村建设中的公共政策供给

下一篇:论新农村建设中的殡葬文化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