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论“国家职能”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历程中的嬗变

发布时间:2016-09-23 17:50

  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历程中,国家职能最初是在自由放任思想下扮演守夜人的角色,但随着垄断经济发展以及由此产生的国家干预经济思想,这一职能最终在经过应对20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的国家干预经济实践后,完成了向干预者的转变。这种转变不但建立在相关理论基础上,更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内在矛盾及国家干预经济的实践模式存在密切关联。本文据此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职能的嬗变作再探讨。

 

  问题的提出

 

  国家是资本主义经济的重要载体,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往往伴随着国家相关职能的变化。那么何谓国家,其职能又是什么?恩格斯曾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同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又认为:国家是承认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为了使这些对立面以及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序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之内,这种在社会中产生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的力量就是国家’”(马克思、恩格斯,1995)。由此,可以了解到国家的职能主要是调和或缓和社会内部在阶级、经济利益等方面的冲突和对抗,以保证社会作为一个整体的正常运行。为达成上述效果,国家就不可避免地带有一定的强制性,而且这种强制性会随着社会矛盾的加深而不断增加。具体到本文所要论述的国家职能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历程中的嬗变,实际上就是考察国家在经济领域的强制性职能,如何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中不同矛盾的出现所表现出的存在形式与强弱的变化。与之前部分学者对资本主义国家职能的考察不同,本文不但承认这种国家职能经历了长期的历史嬗变,更强调这一职能的变迁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内在矛盾,以及与国家干预经济的理论和实践模式之间存在密切关联。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这一影响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道路的重要问题作进一步的论述。

 

  早期资本主义经济阶段对国家职能的定位

 

  资本主义漫长的早期发展阶段,尤其是在原始积累和殖民主义时期,国家职能主要表现为,资产阶级通过政治力量和骇人听闻的暴力手段打击封建势力。但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据统治地位后,这种职能则有所减弱,并逐步向维持资本主义自身机制运转的方向转变。对此,恩格斯曾指出:现代国家都只是资产阶级社会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共同外部条件,使之不受工人和个别资本家的侵犯而建立的组织”(马克思、恩格斯,1995)。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将这种国家职能形象比喻为守夜人的角色。以上所指的外部条件守夜人的职责,主要是保证资本主义国家安全不受侵犯,维护资本主义社会秩序不遭到扰乱,以及创造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良好外部环境。

 

  其实,对于资本主义发展历程来说,不论是在自由竞争阶段还是在垄断开始、形成和发展的时期,都一直存在着对社会状况的上述要求。而在资本主义早期经济发展阶段,国家之所以要以守夜人的角色出现,其深层次原因主要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从开始一直到20世纪初基本上是遵循市场自发调节的思想理念。这一理论体系将资本主义比作是一部结构精良的、能自我调节的机器,资本主义内在和自发形成的市场机制能自动调节一切经济行为,经济运行完全由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资本主义生产会自行创造出相应的社会需求,国家经济不会出现因生产过剩而引发的危机,更不会出现因危机而带来的大规模失业现象。由此,当时的学者和政府官员认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是多余的和不必要的,甚至是有悖于客观经济规律的,市场应是社会经济运行的唯一调节机制。持上述观点的亚当·斯密认为:资本主义的发展依赖自由市场,而自由市场是政府不加干预,市场按照自身的规律运行和发展;自由市场是竞争的,政府的作用仅仅是保证竞争的公平进行。总之,在亚当·斯密完整阐述的上述自由竞争和自由市场的理论中,核心思想是强调资本主义建立在竞争的基础上,是自由放任的社会。其倡导的自由放任是政府不干预经济发展,不设规章制度不对经济发展进行调控,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价格等由市场情况决定。以亚当·斯密的自由放任理论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说,是16世纪到19世纪末自由资本主义阶段经济领域的主导理论,正是上述思想造就了该阶段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与经济发展之间较为松散的关系以及对国家守夜人的职能定位。

 

上一篇:论资本主义经济思想的发展

下一篇:生产过剩、信用扩张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