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哲学社会科学的“智库范式”

发布时间:2017-10-08 11:48

  马克思有一句名言:“以往的哲学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这句话点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全部要义,哲学社会科学要从解释世界的话语体系变成改造世界的话语体系,这中间有一个理论和方法的转换问题。并非所有的哲学家都能在这两种体系中自由的转化,对于大多数哲学家而言,哲学只是解释世界的话语体系,而无法变成改造世界的话语体系。20世纪以来,出现了智库这种专业机构,它们的主要使命就是把哲学社会科学的这种话语体系转换成改造世界的话语体系。旨在解释世界的哲学社会科学可以称为“哲学范式”(也可以叫“学术范式”),旨在改造世界的哲学社会科学可以命名为哲学社会科学的智库范式。


  哲学社会科学的智库范式具备如下几个特征。

  第一,哲学社会科学从哲学范式到智库范式转换体现在智库具备“知行合一”特征。西方智库界有一个著名的智库定义:“智库是基于事实的独立的公共政策和战略研究机构”。和我们强调智库的智囊团、思想库属性不同,西方发达国家智库更强调它们的智库分析必须基于事实数据,强调公共政策分析的规范性和实证性,强调政策分析建议的可操作性。可以说,智库范式首先体现在对“真知”的追求上。智库不仅重视“知”,强调“真知”和“实知”,而且要在理论和实践之间,要在学术界和实务界(政界、产经界、媒体等)之间承担沟通、创造性转换、双向反馈,使哲学逻辑指导实践逻辑,使实践逻辑刺激哲学逻辑的演化。如果说哲学范式关注的是事物或者现象的理论逻辑,那么智库范式关注的更多是实践逻辑。智库范式的知行合一特征就体现在智库学者能够根据理论界或者自身发现的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根据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实际环境,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组合和政策实施路径,从而达到改变世界的目的。


  第二,智庫范式还体现在研究的“需求导向性”。哲学范式下研究的选题往往来自学者和思想家的兴趣和好奇心。康德有一句名言:“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对于康德而言,哲学研究从来没有考虑实用,超越和永恒才是他的追求。马克思所谓的解释世界的哲学家指的正是康德——灿若星辰的古典哲学家们。虽然智库捐助者不干涉智库的研究选题是惯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智库可以随意分配资源,可以把宝贵的经费用于开展智库学者的自由探索,一般而言,这种自由探索都是在研究型大学这类象牙塔里进行的。其实,即使是在大学,研究也日趋产业化,大科学往往意味着大投入,巨大的投入难以承受失败,因此大科学往往是规划的结果,不是科学家的自由选择和自由探索的结果。同样,智库范式的逻辑起点是“用户需求”,对于大多数经费拮据的智库来说,90%的经费支撑的项目都是有市场需求的,或者说项目启动时就知道自己的“目标受众”。


  第三,智库范式体现在咨询与研究并重。哲学范式几乎不关注咨询,传统的学者除了少数人,比如马基雅维利愿意向皇帝兜售自己的统治术外,大部分学者都坚持学术至上,奉行学术与政治分野的原则,潜心学问,把奔走于豪门视作学者之耻。现代咨询业兴盛于工商管理领域,主要咨询形式包括公司的战略咨询、风险管理咨询、技术咨询、财务咨询、IT咨询等。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管理咨询产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面向党和政府的决策咨询工作既无亮眼的理论建树,也无大量的案例积累,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我国智库建设滞后,传统的决策咨询机构,比如政府内部的政策研究室忙于繁重的日常事务根本无暇也没有专业人员从事决策咨询的案例积累和理论研究。对于大多数智库来说,决策咨询和政策研究同等重要,甚至有时难以区别哪些工作是咨询,哪些工作是研究。一般而言,政策分析和政策研究处于政策过程的前端,政策议程的设置的理论基础、数据基础、可必要性分析、政策规划等是政策研究的主要内容。而决策咨询侧重政策实施的可行性分析、实施路径分析、实施方案制定、政策解读等政策路演实务。


  第四,智库范式还体现在智库具有强烈的经营意识。哲学范式并不赞成对学术研究过程加以“经营”,学术研究的成果形式相对简单,论文和著作是主要的两种形式。学术成果的传播交给学术期刊,学术共同体自身并不可以去“吆喝”自己的研究成果。智库不同于学术机构,它的组织文化更类似现代咨询公司的组织文化,而非大学的组织文化。本质上,大部分智库都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咨询公司,智库和咨询公司的形式区别有两条,智库是非营利的,而咨询公司是营利;智库从事的公共政策研究咨询,主要服务对象是政府,而咨询公司从事的主要是营利部门的政策研究咨询,主要服务对象是公司。实际上,智库的工作,咨询公司大部分都是可以做的,甚至会做得更好。因此,许多一流的智库都学习咨询公司的营运模式,比如智库强调自己的机构治理,强调研究产品的设计,强调研究产品的传播,强调研究员的绩效考核,等等。


  哲学社会科学贵在求真,贵在求用。求真体现在哲学社会科学的“哲学范式”(学术范式),求用体现在它的“智库范式”。如果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不能发展出自己的“智库范式”,那么,哲学社会科学的“知行合一”问题就没有彻底解决。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找到了哲学社会科学从哲学范式到智库范式的创造性转换之伟大路径,哲学范式和智库范式都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所不可或缺的。


  来源:理论与现代化 2017年3期

  作者:李刚


上一篇: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新变化研究综述

下一篇:为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夯实人才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