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论文发表网

马克思主义视域下资本主义精神研究

发布时间:2020-12-04 10:50

  摘要:资本主义社会催生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上层建筑,马克思韦伯提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通过宣扬“天职观”“禁欲主义”对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带来巨大正面影响,本文主要介绍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社会产生的时代背景,何为新教伦理与与资本主义精神,并在马克思主义视域下对资本主义精神进行了批判性探究。


  关键词:资本主义;新教伦理;精神;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


  张舒迪(1990-)女,河南郑州人,回族,研究生,助教,专职辅导员,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


  薛源(1991-)男,青海西宁人,藏族,博士在读,专职辅导员,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


  马克思和韦伯是德国的两位思想大师。马克思在汲取德国古典哲学的基础上,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然而韦伯认为资本主义发展与某些宗教观念是紧密相连的,新教增强了人们工作的动力,促使人们储蓄和投资,从而促进了经济发展。那么究竟是宗教(社会意识)影响了社会存在,还是社会存在决定了社会意识,马克思和韦伯有着不同的看法。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社会产生的时代背景


  当时,德国特别是以沃纳桑姆巴特在《现代资本主义》中提到的论述带给韦伯启发。韦伯参考了一些其他研究结论,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形成动机有可能来源于新教教义的某种解释。所以,即使要在其中寻找一定内在联系,如果旧日的新教精神和现代的资本主义文化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的话,我们也应从纯粹的宗教品性中找寻。”[1](P213)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韦伯也借鉴了本杰明·富兰克林对一些青年企业家的教诲,[1](P218)韦伯指出,富蘭克林所提及的并不仅仅是展现了商人的精明,更囊括了资本主义精神。而韦伯觉得这正恰恰指出在资产阶级伦理中具有代表的“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文化基础。


  韦伯侧重于了解新教伦理带给资本主义及资本主义生活的变化。其认为,该理论的特点就是自身的职业观及对和对禁欲主义的褒奖。


  而这种赞扬直接对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带来巨大影响。首先,它导致了资产阶级经济伦理的形成。再次,它还为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上提供了有节制的、勤勤恳恳的劳动资源。


  马克思主义视域下“资本主义精神”的局限性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历史上不同时期出现的、迥异的概念。是在“新教伦理”中的一些有利条件的激发下,产生了合理牟利、节约时间、工作勤苦、勤俭生活、信用遵守等资本主义精神,也为其发展提供了些许养分;如若规范禁欲原则的严格执行,一定会有利于社会财富的不断积累;而是劳动自愿合法化,把它归类为一种天职,也从根本上对资本主义产生了一些积极的影响:特权不存在于新教,对垄断的反对,对理性的倡导,都要求世界的任何行为都要在理性的驱使下,有助于社会化大生产。这也是通过解析和深切研究“天职”通过对“天职”观的追溯与解析,韦伯也发现了两个概念互相影响和作用的关系,但基于宗教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否认宗教具有虚幻的成分。这种定义并不是从根本上不承认宗教的存在,而质疑其所包含的内容不实,不客观,也不真实存在。马克思主义则彻底宣扬无神论,认为宗教受社会生活制约,而不能自身做出决定;生产方式和交往方式决定了他的优先性的,而把宗教放在了次要的位置。


  美化资本家的剥削本质。韦伯主张资本家们之所以能够发家致富是源于他们在禁欲的作用下不贪图身体上的享受,而将精力放在工作上。马克斯·韦伯对禁欲主义是资本家资本积累的源动力这个观点是不认同的,卡尔·马克斯在自己的著作《资本论》提出:“积累和消费,一方决不会妨害另一方。节欲论是庸俗经济学不可超越的标本,他用阿谀的词句来替换经济学的规律。”而韦伯认为工人阶级的贫困则是因为“天生懒惰”,没有甚至说缺少禁欲主义精神及天职观才是导致的。他也曾先后用多种案例予以说明,但它仅仅归咎于懒惰这个成因,而忽视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不承认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生产的越多,他获得价值的就越少,这个观点难免存在对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加以粉饰的倾向。


  忽视了发展内在矛盾。随着时代发展日益凸显出其局限性,立足于新教伦理上的资本主义精神曾一度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良好发展,促使人们积极参与劳动,积极进行商业活动,在精神上赋予了有力支持,心安理得的获得利润。但是,资本主义经济在借助基督新教伦理茁壮成长,却用限制消费阻碍了西方资本主义经济高效循环发展,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应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阻碍经济发展的因素。恰恰是马克斯·韦伯对基督新教伦理一定基础上的美化而忽视了其中隐藏的不稳定因素,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包含贪婪的,而个中的经济矛盾,使得发展中的不契合日益加重。


  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大背景下,不但为其发展带来丰富的物质基础,伴随而来的也有机遇和挑战。正是由于宗教的冲击力不断弱化,而物质主义又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的发展就被环境有所局限,如:生态危机、环境恶化、贫困饥饿、信仰危机乃至暴力战争等等,正是种种深层危机使得新教伦理的先天不足逐渐迸发。马克斯·韦伯注意到,追求物质感官上的享乐已经腐化了过去虔诚的新教教徒们,而现代资本主义的文化价值与社会结构的矛盾积压越来越凸显,怎样使二者和谐统一并共同发展,也是他本人难以解答的。另外,韦伯在对加尔文教深入研究时,只突出了该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契合之处,如禁欲主义精神、天职观等,但却忽视了其间发展的诸多违逆因素。而恰恰是这些局限的理论使他饱受到质疑和批评。

上一篇:资本主义逻辑下管控方式的变化

下一篇:马克思和韦伯资本主义现代性思想的比较研究